魔法對人類而言無疑是方便的東西。它能夠顯著提升人類的戰鬥能力,保護人們不受幻想鄉其他種族侵犯。而就算沒學到那麼好,只有個一招半式也可能對生活產生些幫助。最重要的是,那是人類得以選擇,可以強化自身的有用途逕,在先天體質上比較弱勢的情況下,透過學習魔法,如天狗般的皎捷速度、花之妖怪般的火力或鬼一樣的強壯身體,就都看似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東西了。

  然而,如此學習並善使魔法的人類並不多。有種說法是這麼解釋的,那是因為魔法使一向自私,不會輕易的分享自己成果給其他人。一位魔法使甚少與他人交際,只顧自己研究魔法直到終老是很常見的。有時他們至少會遺留下一些珍貴的紀錄,而有時卻不一定。

  幻想鄉裡有三位特別有名的魔法使。活過逾百年,擁有整棟大圖書館的帕邱莉最接近這種類型。對她的知識淵博沒有人會有所質疑,只是不喜歡出門的她,別人想從她身上好好學會什麼就困難了。一般而言,還不如盡可能取得她和紅魔館主的允許,參閱那些窮盡一生都未必讀罷的書本還可以獲益較多一點。再來是居住於森林小屋的愛莉絲,一位魔法技巧出色的魔法使,她並沒有像帕邱莉那麼閉鎖,偶爾也會在公開場合表演些人偶劇什麼的。然而,和她熟識的對象也不多,而相對於得到館主允諾就能進入的紅魔館來說,魔法森林的不確定性反而可能是更危險的地方。儘管偶爾有這位人偶師會將迷路的人們帶去招待一晚的傳聞,但願意冒這個險的還是在少數。

  最後一位就是霧雨魔理沙了,一位靠著自身學習魔法的人類。她在多次異變的表現中活躍度不下博麗巫女,使得她在幻想鄉間也大大的有名起來。

 

 

  「我覺得啊,那些身為魔法使的陋習都應該改掉才對咧。」

  魔理沙把兩位分別在紅霧異變與春雪異變互相見面過的魔法使招集過來,宣布著她即將要做的事情。「果然魔法研究心得什麼的,只有自己知道太自私了,既然同為鑽研魔法的同志,應該要互相分享一下彼此的發現才對咧。」

  不過愛莉絲和帕邱莉的反應卻不甚好。

  「這不是真心話吧,妳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愛莉絲說。

  「……先把妳偷走的書還來。」帕邱莉說。

  「好啦,兩位,別這麼冷酷無情嘛,我知道要踏出這一步很不容易的咧。」魔理沙一邊安撫兩人,一邊拿出一本書說:「不訪我們先從這個開始吧,妳們看,這本書是我從香霖那邊借來的,他說這是他好不容易得來的珍貴魔法書。但是實際上內容卻非常奇怪,完全沒有一點魔法書的樣子咧,所以應該書上有什麼機關吧,就讓我們三個來好好研究看看咧。」

  帕邱莉根本理都不理。「……先還我書,不然一切免談。」

  「我有說我會還啊,等我死了以後嘛。難道妳這麼喜歡書的,不想來看看這本傳說中的魔法書到底寫些甚麼咧?」魔理沙想辦法的要遊說帕邱莉加入,但帕邱莉說不肯就是不肯,魔理沙只好改變方向。「那愛莉絲妳咧?」

  果然美其名幫忙,但確實是有計畫什麼的。愛莉絲這麼想著。她很懂這種行動是為自己打算的心情,所以她倒也不那麼沒有商談的餘地,只是事情必須對她也該有一些好處才能考慮的。

  魔理沙說這是得來不易的魔法書,這聽起來是會讓她有點興趣的事。

  「我不是不能幫妳啦,只是妳得把這本書交給我研究一陣子。我有發現些什麼再來告訴妳。」

  「好啊,沒有問題。」魔理沙爽快的答應。毫不在意的把她這本剛到手的書立刻交給愛莉絲。

  事情就這樣定了。愛莉絲回到她的小屋內鑽研這本書大約一星期之久。某方面來說,也許愛莉絲是可以更快做出這結果的,畢竟她在第二天就破解了這本書的機關。

  「這本書平常是偽裝成普通書的樣貌,但其實被施加了魔法,必須這樣──

妳看,它的隱藏內容就馬上顯示出來了。」愛莉絲示範著給魔理沙看。

  「喔!真不愧是技巧派的魔法使愛莉絲。」魔理沙一看遮蓋住的文章,果然是和魔法有關的內文。

  「是都會派啦。這種小事很平常的嘛。不過妳不要亂動喔,這種書很高的機率會有些防護措施,要是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有對書本自行銷毀的魔法喔,畢竟弄成這樣就代表作者其實不一定想讓人看到內容嘛。」

  愛莉絲說的話也不知道魔理沙有沒有在聽,只好緊張的盯著魔理沙,以隨時阻止她一時興起亂動什麼。但自從愛莉絲把書的鎖給解開之後,魔理沙就一頭埋下去讀得起勁。但是,她的表情卻越來越微妙,好像不是書中的內容有趣或厲害所該出現的樣子。

  「如果妳想還原的話也跟我說,我知道怎麼弄──」

  魔理沙停下閱讀,打斷愛莉絲的話。「我說愛莉絲,這真的是書本被破解之後的內容嗎?」

  「是啊,是這樣。」

  愛莉絲強撐著自信說著,但這是她最害怕魔理沙問的問題,也是她花了這麼久時間一再確認書本的原因。

  原本她以為,這次一定能好好幫上魔理沙這個忙了。

  「可是這內容看起來很普通咧,雖然講的範圍很廣,但都是些很基礎的魔法概念,提個幾句就說完的東西。感覺根本不是什麼珍貴的魔法書咧。」

  魔理沙很失望,她把書退給愛莉絲。她沒說這是因為她也不想要這本書,還是因為她想要讓愛莉絲繼續研究有什麼特殊機關才這麼做的。愛莉絲也沒問。

  愛莉絲只知道她搞砸了,明明魔理沙這麼期待能看到一本令她驚奇的書。

 

 

  沒人說得準愛莉絲的過去,不過幻想鄉本來就很多事情說不太準。

  最通俗的分別是她原先只是人類,和她其實是魔界神女兒的兩種說法。這兩種說法不約而同透露出一個信息,她一定是下了拋棄過去般的決心,而成為現在這位技巧高超的魔法使。這很重要,半吊子的心態想學習魔法可沒這麼容易。

  現在的愛莉絲幾乎可說是與其他兩位魔法使齊名,這沒什麼不好,可是愛莉絲總感覺有什麼不對。

  時常在幻想鄉能看到愛莉絲和魔理沙一起結伴行動。兩人的結識應當在春雪異變之時,甚至有人說在更早以前她們就已經結下孽緣了。無論如何,這兩位出色的魔法使搭配的默契絕佳,甚至擊敗過實力深不可測的月球移民。精湛的技巧搭上火力十足的魔法,每每都能在彈幕戰中無往不利。

  而愛莉絲就是在這時感到不對勁了。即使現在這個狀況很好,讓她不容易嘗到輸的滋味,比起勝利,她更不喜歡輸的感覺。愛莉絲開始會抽出空閒,去找魔理沙對決彈幕。魔理沙是不會拒絕,但結果往往和春雪異變那次差不多。

  每次殘機用罄被打倒在地上的愛莉絲,癱軟的望著天空,都會想著當初她為什麼要來幻想鄉當魔法使,從來沒謠言猜得準的那段過去。偶爾,會繼續想著之後該怎麼辦。

  愛莉絲還來不及把她的不對勁找到一個準的說法,或者說還不願意承認,那個傢伙就出現了。

 

 

  問起幻想鄉誰才是最懂書的,那當然就屬帕邱莉了。書看得越多是越懂書,這邏輯應該不難理解。

  「妳憑什麼認為我會替妳解謎?」

  帕邱莉端詳著愛莉絲帶來,上回在魔理沙見到的那本書。那次因為她不感興趣,就也沒仔細看過,現在摸兩下後才發現書是給上了魔法的。她原本想動手馬上解開,卻遲疑了一下,那是經驗和直覺告訴她不要這麼衝動比較好。

  「起碼我又沒有欠妳書。」愛莉絲說。

  「我都不想提那件事了,妳就省省吧。再說,我也不是沒欠書就會答應幫忙的這麼閒。」帕邱莉小試了一下,她大概知道書的防護原理是什麼了,也同時知道想破解真的沒那麼容易,那是做得很簡單,簡單到一點點的差錯就會觸發錯誤程序毀掉整本書的設計。

  這足以讓這位百年魔法使好奇。「……妳真的能輕易的破解?」

  「試過很多次了,不管是破解還是還原都沒有問題。」愛莉絲一派輕鬆的說著。「妳如果想幫忙的話,也許我這邊兩本趁魔理沙不注意時拿來的書,可以代替她還給妳。」

  察覺帕邱莉會這樣問,代表協商是有機會的。愛莉絲真的掏出兩本原先在大圖書館的書出來。雖然帕邱莉對那兩本書寫什麼的都還記得很清楚,對書本身沒有非得保留著的理由,但是她絕對不喜歡館內藏書有所缺漏。

  「……跟上次來我這時一樣的搶書方法拿的?」

  「妳不是說你不想提那件事嗎?」愛莉絲聳聳肩。「放心好了,這次全都交給人偶去辦,沒那麼粗暴,所以妳也不用擔心有傷到書。」

  居然來這套。帕邱莉取回那兩本書,再把上魔法鎖的書遞給愛莉絲。「妳就在我面前試試吧。」

  帕邱莉做事一向以謹慎為主,不然其實她也想光靠自己的力量就解開這個挑戰。她知道愛莉絲一定也是這樣想的,自從上次結怨之後,這個一向心口不一的魔法使還會想到要求助於她,一定是她沒法子了。反正帕邱莉也懶得再去計較那件事,只是不管結果如何,帕邱莉從來沒把真相告訴魔理沙當成選項,她不會這麼做。

  她知道魔理沙是個未必需要幫助的討厭傢伙,而且帕邱莉一直覺得,愛莉絲始終沒有完全知道這點。

  破解的過程雖然如愛莉絲保證般的順利,但核對了一下內容之後,帕邱莉也一時搞不懂這本書到底在玩什麼花樣。面對解開後表裡都無聊的令人失望的內容,帕邱莉倒也不像魔理沙一樣,輕易的認為這真的就是一本普通的魔法書,那設計的精密又狡猾的防護措施說明了一切。

  時間過得很快,在帕邱莉一次次的檢證下,進展卻很有限。外頭天色逐漸由亮白越轉越暗,讓蕾咪莉亞可以看起來變得更強的黑夜即將到來。

  「妳今晚可以留下來嗎?」帕邱莉突然這麼問愛莉絲。

  真的很突然,讓愛莉絲有些不知所措。「什麼?」

  「看來我是還要一陣子才能確定這書在搞什麼,我已經有些想法了。……但是我需要有人隨時支援,讓我能反覆確認解鎖前和解鎖後的內容。」帕邱莉說著:「我會跟蕾咪報告這件事,咲夜會替妳準備好食宿的事情。」

  「我為什麼非要跟妳這個紫豆芽一起過夜啊。」

  帕邱莉默默的把她手上的書闔上,連同愛莉絲從魔理沙那拿來要還給她的兩本書疊在一起。「不然妳把這些書都帶走吧,我白忙一天就當沒發生過,沒幫到妳也不用收下這些,妳自己再好好想法子搞定它。」

  儘管身子虛,帕邱莉每次說話的語調都偏平淡,但這回很明顯聽出她有些不高興的口氣在。

  白忙一天的可不是只有帕邱莉。雖然可以取閱大圖書館的書打發時間,但愛莉絲也是陪了帕邱莉在這裡耗。現在說放棄,那就是也等於白耗時間。

  「妳真的有主意了?」愛莉絲問帕邱莉。

  「所以我才說還要一個晚上,到了明天我一定能給妳答覆。如果是需要更久的時間我也不會要求妳留下來。」帕邱莉把書收回她的桌上。晚飯時間就要開始了,暫時她也不想重新開閱。「妳晚上就繼續待這邊看書邊幫忙,紅魔館這麼大,一定喬得出給妳晚上睡覺的房間。」

  「不需要,就一個晚上而已。」愛莉絲拒絕了帕邱莉的提議,她又不是沒有因為趕著實驗或裁縫的關係,直接睡倒在書桌上的經驗。「妳好了隨時跟我講就行。我只擔心妳沒有妳說的那麼可靠。」

  「無所謂。到時妳就知道了。」帕邱莉語氣回復成普通的平淡說著:「反正我猜想的沒錯,妳一定會對這個結果很驚訝的。」

  她一邊說,一邊從櫃上取出另一本書,準備之後的事。

 

 

  愛莉絲一點都不喜歡帕邱莉。她在她身上感受到魔法使近似腐敗的氣息。

  所以愛莉絲更不滿地靈殿那次魔理沙也找上了帕邱莉。

  「愛莉絲,我跟妳說咧,妳知不知道紅魔館那有一個叫帕邱莉的魔法使?她很厲害咧,什麼屬性的魔法都很會用咧。」

  愛莉絲聽說過帕邱莉,也在宴會中看過幾回,但她才不會認同這話。一個整天守在洋館裡,幾乎沒有實戰經驗,連唱個咒語都會氣喘的魔法使能厲害到哪裡去。愛莉絲一直以為帕邱莉是一個實力被年齡灌水的傢伙,好像她活了一百多歲就能說她有一百多歲的功夫。但哪有這麼便宜的事,那兩位吸血鬼館主不也五百多歲,還不是被魔理沙的人肉之驅給擊敗了。

  一天,愛莉絲隻身造訪大圖書館。她沒有去取得館內人員的允許,反正她聽說門衛形同虛設,不是在館內大鬧之類的話,實質管理的女僕長也不會出面趕人。

  雖然她這次就是來大鬧的。

  「妳好。」

  愛莉絲走進大圖書館,用一點都不好的語氣和帕邱莉打招呼。

  「我想借一些書。」她這麼說。

  那時的帕邱莉的臉幾乎是埋在書堆中,她那桌面上只有一小塊夠把書攤平的位置而已。她聽到愛莉絲的聲音抬起頭,眼睛一看就是沒睡飽的樣子,氣色也比宴會時印象的更為蒼白。

  「圖書館現在不開放外借。」帕邱莉說道。「妳想看書的話,就待在這個館內。」

  「哦?為什麼。」

  「最近被偷走的書很多,這是為了減少管理麻煩的措施。」

  「是嗎?但是我聽說那些書只有這裡有,而且我非常想要。」

  愛莉絲細微的動動手指,誰也很難察覺出的絲線和人偶瞬間飛舞。緊接著,一個放置百餘本冊子的書櫃晃動起來,然後懸浮在半空中。

  「也許我自便就行了,省得妳費工夫整理。」

  「小偷之後是強盜嗎?幻想鄉的治安也真是越來越差了。」帕邱莉嘆了口氣。「不過技巧倒是挺高明的,我不阻止妳的話,妳能這樣搬走四、五個書櫃吧。」

  「就算妳阻止我,我想我搬走整棟大圖書館都沒有問題。如果是妳這種程度的魔法使看守的話。」愛莉絲說:「待在館內看書什麼的,會變得越來越像妳這麼無力吧。」

  焦味比起視覺先行,這火實在並不明顯,但確實的在那些絲線中燃燒。剎時間察覺到的愛莉絲切斷這些線與手指和人偶的連繫,以免被火苗坡及。看到這情況的帕邱莉,也馬上停止火術的施放,不然就會燒到解開的絲線而掉落的那櫃書了。

  「妳真的想搶書嗎?」

  帕邱莉蓋上手中的書本,隨時準備著臨戰的態勢。

  「如果妳要和魔理沙到地底去的話。」愛莉絲是這麼回答的。

  這應該算是帕邱莉第一次見識到愛莉絲的彆扭。反正是哪個都很麻煩,來搶書的也好,找碴的也好。

  「好啊。」

  帕邱莉和無所謂一樣的回答,只讓愛莉絲更加看不起這位魔女。愛莉絲本來以為她還會再更負隅頑抗一點的,沒想到這麼輕易就退讓了。她收起另外準備好埋伏的人偶和其他絲線機關,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等,」帕邱莉叫住她。「我聽說過妳的事情,比起這個,妳知道妳在和什麼樣的角色合作嗎?」

  什麼叫比起這個,愛莉絲真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怎麼,妳不服所以反悔了嗎?」

  「我活一百多年了,想反悔的事情不差這一件。妳的實力不差,但我不是沒看過妳這種等級的魔法使。可是,我這一百多年來,只看過一位霧雨魔理沙。」一旁其實一直有小惡魔隨時待命,但帕邱莉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儘管她一直宣稱她是靠努力獲取實力的,但是,從一個人拿什麼書看,要推測她的資質在哪裡,這通常不會有什麼差錯。」

  「妳想表達什麼?」

  「這麼說吧。我放棄和她合作是一回事,但妳以為她需要妳才能出動嗎?我聽說妳和她合作留下了不少活躍的事蹟,可是,那真的是因為她需要妳的合作才有的結果嗎?」帕邱莉緩慢的語調卻帶刺。「妳也是和我一樣,幾乎不曾在與她的彈幕對戰中取得優勢,對吧?」

  什麼話,愛莉絲簡直反感的不能再多忍受一句。這個居家魔女到底懂不懂,魔理沙之所以彈幕那麼強,就是那種火力笨蛋是彈幕戰中最棘手的類型好嗎,而且也多虧了愛莉絲這個技巧精湛的人偶師從旁輔佐,才會有魔莉絲炮這種發揮出最大效益的招式。愛莉絲聽說紅魔館主在紅霧異變那次因為輸掉了,結果被打的威嚴和膽量都跟沒有一樣,這下看來這個紫豆芽恐怕也是如此吧?

  「妳試著打贏過她嘛?」

  「廢話。」愛莉絲忍不住,惡狠狠地說。

  帕邱莉解開了迎戰的姿勢。「很困難,對吧。」

  愛莉絲沒答腔,她懶得在和這傢伙多說什麼。她趕著要去跟魔理沙講前往地底的支援就交給她,這沒用的百年魔女自願放棄了的事。然後以前往地底的暖身為由,再次向她挑戰彈幕戰。那個由博麗巫女所制定的,可以使出一切所學,拚勁全力一分勝負的決鬥模式。

  愛莉絲覺得這次總該輪她贏了,因為她心裡有股積著的氣想噴發。

 

 

  「話說,愛莉絲妳不是前一陣子都一直要找我打彈幕嗎?最近反而都停了咧。」

  「我為什麼非要一直打彈幕不可?又不像妳那麼單細胞腦袋,整天只想著火力。」

  「因為玩彈幕很有趣咧。啊,不過幾乎都是妳輸咧。但妳有越打越好喔,我說真的啦。」

  魔理沙邊笑著說,一邊翻開這次愛莉絲帶來的這本書。其實別說是沒來一起切磋彈幕,平常一星期會來好幾天的愛莉絲,這陣子倒是都沒來拜訪。

  距離那本上了魔法的怪書事件已經是數個星期後,魔理沙因為覺得事情也就那樣了,就沒有特別記著而有些淡忘掉。愛莉絲也沒把她調查出的後續,帕邱莉的那些發現主動告知魔理沙。

  「喔,這本書我記得咧!」所以魔理沙在閱讀現在手上的書時,完全沒想過那和先前的事件有關係。「我之前從帕邱莉那邊有借過,很厲害的一本書嘛,只是那個實驗也還真不容易,當初想做還失敗了好幾次,差點把霧雨魔法店給炸掉咧。」

  「就是帕邱莉和我說妳有研究這個,我才會來找妳的。」愛莉絲說:「妳花了多久才讓實驗成功?」

  魔理沙想了一下。「有一陣子,大概三、四天吧,這實驗真的不好做咧,有些模糊的地方還得自己嘗試看看。」

  「有參考其他書嗎?因為這本書模糊的地方真的很多。」

  「沒有咧,有什麼書能參考嗎?我一向比較習慣碰到問題就自己想辦法解決咧。哈哈。」

  魔理沙現在這爽朗率直的笑聲,讓帕邱莉所說的話完全應證了。

  愛莉絲不得不心裡一沉。

  她已經在言談中暗示魔理沙了,可是這個神經大條的傢伙居然一點都沒注意到。這本書之所以很多地方語焉不詳,是因為它只能算半本書。當初這本書的作者是位高明的魔法使,她不想讓其他人輕易的讀懂,就故意把關鍵處寫得模糊,然後在寫了第二本書,作為對照這本書模糊處的關鍵字典。而那本算是破解之鑰的書也被上了魔法鎖住內容,一方面不輕易的讓人讀到,一方面表裡相對內容處正是解釋原書答案之處。

  那本解答就是上次的魔法怪書,靠著愛莉絲的魔解技巧,加上帕邱莉的研究經驗才解開這謎題的書。

  「妳有什麼心得嗎?」

  愛莉絲問著魔理沙,開始討論起書中的內容。帕邱莉在解出這個底之後,詢問愛莉絲有沒有興趣完成這項實驗。於是愛莉絲在這幾個禮拜之間都待在帕邱莉那裡,拼命地想研究出所以然來。最後也算是成功了。

  被問的魔理沙侃侃而談她的成果與心得,在這言談中,愛麗絲能確認魔理沙確實也成功了。不同的是魔理沙說她只花了幾天,而且還是以內容參差不齊的原書完成的。

  愛莉絲很不想想起那時她跑去挑釁帕邱莉時,帕邱莉對她說的那些帶諷的話。如果承認的話,她就也得承認,帕邱莉其實一直說得都對。

  她才沒有一直說得都對,她只是這次說對了。討論完之後,愛莉絲離開了魔理沙那裡,飛的卻不是回自己小屋的方向。

 

 

  「所以妳當初是為什麼開始學習魔法的?」帕邱莉問愛莉絲。

  這段日子裡,愛莉絲突然變成了大圖書館的常客。她每天來這裡參閱魔法書,做些實驗。當然,選的都是頗具水準的那些籍冊。

  「妳問這個想做甚麼?」愛莉絲一挑眉毛。

  「沒什麼,我書唸得有點累了。休息一下。」帕邱莉說。

  「妳這種人還有時間休息。」愛莉絲有點不以為然。

  「我已經看了一百多年的書了,暫停幾分鐘不過分。」

  「那妳就準備一百多年之後,繼續被那傢伙拋在後頭吧。」

  愛麗絲沒繼續理帕邱莉,繼續弄她的實驗。即便是她最近算是常客,也沒有到能讓小惡魔或其他紅魔館人員有義務幫她準備器材和所需物品的地步,所以愛莉絲只得自己帶齊這些,並且連清洗量杯之類的小事都得動手。好在她擁有一些能幹的人偶,使得這並不困難。

  其實說是休息,帕邱莉光看著那些人偶就覺得有意思了。愛莉絲一直說那些都是手動的,不過帕邱莉是能感受到之中有些魔法信息,只是要說就因為這樣就變成了自律型人偶,也不太和現有知道的魔法符合這點。

  似乎比想像中的還出色。有一點這種念頭,但還是別告訴她好了。

  「我勸妳也找時間休息一下吧。這幾天來了都是埋頭栽進去一整天,弄久了身體可是會像我一樣差的喔。」

  「放心,在變成那樣之前,我先會成為更厲害的魔法使。」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果然是有抱著這樣的企圖學習魔法的啊。難怪最近才會一直跑來打擾。

  「而且我不在這做的話,妳也不肯外借書本不是嗎?」

  「這個嘛──」

  帕邱莉還沒說話,突然外頭有爆炸聲,還有一些東西碎掉的聲音。再來是館內妖精女僕的騷動和尖叫,而且聲音離大圖書館越來越近。

  「那是管理上的理由罷了。要是能夠解決小偷猖獗的問題,一定能重新開放。」

  「是喔。妳說的。」

  愛莉絲放下手中的書本與道具,其他人偶們也這麼做。然後她們整齊劃一的集合起來,排成了某種陣型正對著緊閉的圖書館大門,準備迎戰某個會衝進來的野生魔法使。天才般的野生魔法使。

  「妳不是忙著做實驗?交給妳行嗎。」帕邱莉說。

  「我可是求之不得。」愛莉絲本人當然也是備戰狀態。

  實驗什麼的,怎麼可能比能在這種情況下正面對決魔理沙重要。

  「……交給妳囉,注意別波及到書。」

  魔理沙的聲音已經近了。她要是衝進來,看到和她交鋒的既不是帕邱莉也不是其他紅魔館眾,一定會感到驚訝的。

  門開了,布置有如天羅地網般的人偶群們,由各種刁鑽的角度撲向魔理沙。而騎著掃帚的魔理沙也用不可思議般的速度一一迴避,很快的找到做為中心的愛莉絲本人攻擊。一場惡戰就此展開。

  帕邱莉在一旁看著。這種水準的戰鬥,一般人要插手實在有些困難。

  愛莉絲在一開始的氣勢很強,但是在初期的幾波攻勢都被一一迴避之後,節奏開始逐漸被魔理沙所掌控住。愛莉絲從攻擊的一方,變成開始得勉強的顧住一些防禦。那些絲線機關與人偶也都一個個被擊破了。

  「我說魔理沙啊──」

  「什麼?誰叫我?啊,帕邱莉妳也在啊?」魔理沙聽到了並回話,但行動絲毫沒有遲緩下來。「不對我在說什麼,本來帕邱莉就在,為啥我現在得跟愛莉絲對決彈幕啊?」

  想都沒想就本能性的開打,並迅速進入巔峰的戰鬥狀態,真是天生的料子。

  「……我沒說我沒參加喔。」帕邱莉淡淡地說。

  話才這麼一說,朝著愛莉絲突進的魔理沙緊急煞住掃帚。只見她只顧這要給愛莉絲最後一擊,沒注意到帕邱莉在她後方詠唱出一個巨大的魔法陣,五行魔法的各式攻擊朝著魔理沙直撲而來。

  「妳都沒發現對吧?真多虧愛莉絲拖住妳呢。」

  前有愛莉絲,後有帕邱莉。魔理沙當機立斷,指向雷射往上頭一打,開了的洞溜走先。

  「下次再來找妳借書咧──」

  魔理沙逃跑後,留下的是有點亂的大圖書館。一些距離主戰場比較近的書櫃也還是被波及了。但不管如何,這次是沒有讓魔理沙偷走任何一本書。

  「才不會借妳呢。先把之前的書還來再說。」帕邱莉不甘示弱的回應著,看著被打開的大洞,魔理沙顯然是已經逃的遠遠的了。「表現的真精彩呢,愛莉絲。愛莉絲?愛莉絲?──」

 

 

  幻想鄉裡有三位特別有名的魔法使。

  論知識淵博,帕邱莉是第一。論彈幕,沒人能贏過魔理沙。

  那我,那愛莉絲呢。

  都會派只是自稱,而且一點用也沒有。技巧派……這種曖昧不明的說法還真是不想要。到底別人眼中的愛莉絲是什麼樣子的。她們是不是在提到其他兩位魔法使之餘,順便似的談論起愛莉絲呢。

  我當初才不是為此學習魔法的。當初的我,當初的魔理沙。然後,多加進了一個討人厭的紫東西。

  要是問起我為什麼的話,提醒我去想起來的話──

 

 

  等愛莉絲醒來,已經是接近傍晚的事了。

  帕邱莉跟她說如果還不舒服,多休息一下沒關係。愛莉絲不只是因為彈幕戰出力過頭,這陣子為了研究魔法也太過疲勞了,才會一下子昏過去。

  「妳要注意好妳自己的身體,不要像我一樣。」

  如果是之前的愛莉絲,聽到這話一定會不客氣的否認並回應著。但這次她一點都不想這麼做。

  可能她真的有點累了吧。

  也不早了,愛莉絲沒休息太久,急著想要離開,但被帕邱莉叫住了。愛莉絲急到連她的實驗器材都忘了收,帕邱莉叫她清理一下後,把這個實驗的相關書交給了愛莉絲。

  「妳就把這些帶回家用吧。」帕邱莉說。

  愛莉絲看著那些書,因為實驗是她自己一個人找資料一個人做,帕邱莉手上拿的有些書,連愛莉絲還沒想到要去查。

  「可是我又輸了,還昏了過去。」愛莉絲說。

  「妳才沒有輸。這次一本書也沒讓魔理沙偷走。」

  隨帕邱莉怎麼說。整棟圖書館都是她管理的,她說能外借就能外借。愛莉絲想伸手接過書,身體突然卻又一陣麻軟,施不上力。

  愛莉絲是真的很累很累了。連帕邱莉都無法想像她到底花了多大的精力打那場彈幕。

  「……對不……」愛莉絲的聲音很低沉細微,是可以用她沒什麼力氣說話來解釋。「……我可以今晚留在這裡把它完成嗎?」

  帕邱莉點頭。「但是我不建議妳這麼做。這裡待久了,妳會變得越來越像我喔。」

  「……少再說這種話了,別小看我。」這次的話聽起來就突然精神很好。

  「我才沒有小看妳。至少現在沒有。」帕邱莉說。「我只是覺得,幻想鄉不要有兩位一樣的魔法使會比較好。」

  愛莉絲可能會想反駁回去,言語的或行動的,就像她之前做過的一樣。

  就這次她想省點力氣。

  帕邱莉說完,把書先放好後,暫時離開了大圖書館找咲夜報備去。愛莉絲癱軟在椅子上,頭靠著椅背一仰,正巧看到魔理沙為了逃跑打出來的那個大洞。

  那是已經灰濛濛的天色了,也許等一下這樣就能看到星星也說不定。

  想研究魔法本來就不是那麼輕鬆的事。尤其是有要超越什麼目標的話,不做什麼不行。

  幻想鄉真的是很大,就算一天就能飛完,也有一步就能飛得很高,或者花上百年去慢慢浮著的人呢。

  一個人來到幻想鄉到現在,能算有接近目標一些了嗎。

  能的話就好了。

  差不多了。愛莉絲再撐起身子,收拾器材和書本。她現在又覺得還是東西帶回家弄比較好,只是她觸摸到那堆書本的時候,有些異樣熟悉的感覺傳來。她翻開其中一本書,內文零零落落。伴隨著的,是非常明顯的魔法信息。一本被上好魔法鎖的魔法書,而且沒有被破解過的樣子。

  ──那個紫豆芽也來這套啊。

  愛莉絲決定在帕邱莉回來之前就解決掉它。實驗耽擱到什麼的,果然還是留下來做完吧。這樣,帕邱莉回來應該會很驚訝才對。

  這麼討人厭的故事也許暫時會繼續說著吧。幻想鄉有三位特別有名的魔法使,一位很博學、一位很有天分,一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科科任 的頭像
科科任

科科任的棒球宅窩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