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本終究有其極限。因為它們由言語構成。像穿著黑白服裝的野生魔法使,卻大喊著「我是博麗靈夢!」那樣一般沒有說服力的話也存在。世界上充斥著如此的莫名其妙,而我們必須學習。

  只是,魔法使雖然壽命不若人類般短暫,身體機能卻還是會衰退的。倒不至於得到尋求長生不老的程度,但就連唱個咒文都會因為喘息而斷詠,有些事情已經很難靠這個身體去完成了。

  而且,也不敢。一百多年的閱歷,該知道界線和衡量。

  所以就羨慕起年輕了。這樣說又不太對,曾經的年輕時,也沒有那樣的魯莽。那樣去完成的膽量和活力。

 

 

  「妳是認真的?」

  這棟聳立在霧之湖的洋館始終顯得那麼有些突兀。即使館內有著能做出極品料理的女僕,還有數不盡的圖書收藏之類的傳說,也無法讓大多數人興起想進去這棟洋館的慾望。那個武功高強的門番還好說話,裡頭住的卻可是真正的惡魔,光是踏入那麼一步,幾乎就注定了準備做為吸血餌食的下場。

  「是的,我考慮過了。」

  不過,像這樣的紅魔館倒也不真的那麼牢不可破。某次異變之中,就有兩個人類察覺到這邊是來源而攻進來,所有試圖阻止她們的館內成員,包括兩名具館主身分的深紅吸血鬼,都敗在她們的彈幕之下。其中一人是不難理解她有這種實力,畢竟幾乎沒有任何妖怪能在彈幕戰中擊敗紅白巫女,何況她又是歷來姓博麗的之中靈力最強者。但另外一人就令人難以理解了。

  這件事情成為一個開端。那個實力和博麗巫女並駕,名叫霧雨魔理沙的魔法使在事件之後,屢次回來突擊這個洋館。她的目標是藏籍豐富的大圖書館,挖掘這裡所埋的無盡知識成為她的一大樂趣,同時也成為同為魔法使的館主帕邱莉‧諾雷姬的一大麻煩。任意盜取圖書絕對會造成困擾,偏偏包括她自己在內,紅魔館內一個能阻止魔理沙的都沒有。

  「那就讓她看得夠吧,我是這麼想的。」帕邱莉說。

  「還不像是妳會說的話啊,帕琪。」蕾咪莉亞說。

  館主蕾咪莉亞最信任的女僕長,十六夜咲夜這時恰好送上紅茶和蛋糕,恭敬的端上兩位議事時的那張桌子。現在可是一天一次,蕾咪莉亞重要的甜點時間,雖然總是會持續相當的一段時間,大概是從蕾咪莉亞夜中甦醒到白天睡去為止。

  「當然,如果妳能馬上把這個麻煩解決的話,我也可以考慮不這麼作。以身為吸血鬼自豪的妳是該打敗普通人類的,除非妳害怕又會再次敗下陣來。」

  「妳在懷疑我的能力嗎,帕琪?告訴妳,我──」蕾咪莉亞有點被這句話給激到,所以可以解釋她的一時語塞只是因為多喝了幾口茶,而不是詞窮的緣故。「──我們可是有能幹的女僕呢!」

  「這件事恕難從命喔,大小姐。」十六夜咲夜馬上接口。

  「……我又還沒說話,我才沒有覺得自己贏不了那個黑白,就叫妳去對付她好嗎!」蕾咪煩躁的說:「我的意思是,既然帕琪都這麼說了,那就通知館內,以後一律把魔理沙當成訪客看待,不用特別去出手攻擊來阻止她,尤其是那個門番!」

  「我反而認為不一定要通知美鈴,她幾乎每次都因為睡午覺,讓魔理沙可以闖空門進來。」咲夜說。

  「啊──煩死了!妳們是怎樣啦!」

  心情不好的蕾咪莉亞只能吃塊蛋糕緩和情緒。這非常有用,前一秒她還懷疑著那個說她在紅霧事件之後,威嚴也就一起煙消雲散的傳言該不會是真的,現在她很快就只剩下品嘗甜味的心情了。

  「那麼,小的就去向大家報告了,恕我失陪。」

  咲夜離開了這間小茶室。其實也不能說蕾咪莉亞實在太喜歡甜點了,而是咲夜的手藝就像帕邱莉的知識一樣好,沒什麼吃過後不會愛上的可能發生。

  帕邱莉也啜了口茶。「還有事情要拜託妳,蕾咪。」

  「還有?」

  不要是真的逼我去和魔理沙對決,不要是真的逼我去和魔理沙對決,蕾咪莉亞心裡直想著。

  「這件事也和魔理沙有關。而且我只能拜託妳,這事情咲夜作不來。」

  「嗚─☆」

  蕾咪莉亞這驚呼聲聽起來像是在求救一樣。這就是為什麼帕邱莉曾打算先告訴她不是要求她和魔理沙決鬥,但最後還是覺得算了的緣故。

 

 

  「妳好啊,魔理沙。」帕邱莉微笑著說道。

  這真是太奇怪了,魔理沙心想。從現在開始往前倒帶呢,帕邱莉完全沒有使出像「皇家烈焰」之類的符卡阻擋她,咲夜遇上她還問要不要吃甜點,而最不正常的就是那個中國,她居然醒著,對魔理沙說歡迎光臨。

  「看來是異變了咧,是不是找靈夢來看一下比較好咧?」魔理沙喃喃自語。

  「妳在說什麼啊?我只是厭倦了每次都要大費周章地阻止妳,卻徒勞無功的情況罷了。」帕邱莉叫小惡魔來招呼魔理沙。「妳說的對,遲早那些書妳是留不住的,那乾脆就大方地借給妳,讓妳隨時都可以來這裡取閱,這不是很好嗎?從今以後,妳就放心的進來借書看書吧,要拿幾本拿多久都沒問題,我不會再嘗試著阻止妳了。」

  「妳這是真心的?我才不相信咧。」

  帕邱莉沒回話,因為這時的她早就已經撇開頭,埋進她手上那本跟咲夜的衣裝一樣厚的書了。那是本自身就有魔法力的冊子,需要的時候可以命令它縮小收納起來,要看的時候再還原成本來的大小。圖書館的容量是有限的,像這樣的書挺方便,只可惜不是每本書都有這功能。

  「真的可以咧……」魔理沙還是不太相信:「喂,帕邱莉,魔法藥草學的相關書目我要去哪裡找才對咧?」

  帕邱莉還是沒回話。

  「那個,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右邊那裡的書櫃……」回話的是小惡魔。

  「我知道啦。呿,無法理解咧……」

  既然都這麼說了,魔理沙騎起掃帚,往左邊那裡的書櫃飛去。她上次從這裡偷了幾本書走,不過看過才曉得都拿到系列書,所以裡頭的內容並不完全。就算她大可把那一整個系列通通拿回魔法森林的霧雨邸去,這也不是鬧著玩的,她得用魔法才能搬得動相當於一個滿裝書櫃的重量。

  對於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魔法使而言,小事一樁。

  「謝啦,那這些就我就借走咧!」

  魔理沙帶著那櫃書,用她的高速飛行衝出館外,臨走前正巧看到中國又在大門前站著睡著了,才稍稍那麼覺得,這麼夢幻的事情好像是真的。

 

 

  等到魔理沙可以自由取走書籍這件事變成一個常態之後,她倒是就沒再像那樣一次搬走一大堆書過了。即使是幾乎整天都待在圖書館看書的帕邱莉,要讀完那樣數量的書本也要花費上一些時日,更別提還會到處串門子和處理魔法店請託的魔理沙了。

  小惡魔負責記著那些被借走的書籍,這其實就跟以前一樣,差別只在現在魔理沙是合法的把書拿走,所以常常小惡魔直接在魔理沙臨走前,向她確認借走哪些書就完事了。小惡魔比較頭疼的是,萬一到時魔理沙真的等死掉後才把書還來,那以她那麼長時間借走的量,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整理才好。

  「不用擔心這種事情。」帕邱莉卻這樣說。

  「為什麼?我不明白,帕邱莉大人。」

  窗外的天色看起來有些陰沉,沒有一點晴朗的顏色。這天氣不是帕邱莉為了阻止芙蘭朵爾外出的例行公事,而是自然形成的。

  「……總之,她遲早會把書還來的。」

  「所以說讓她自由進出圖書館,真的是為了要拿回書的策略囉?」

  「……」帕邱莉含糊帶過:「……至少霧雨邸的容量也有限,當書多到塞不下那間屋子時,她應該就會拿一些回來還。」

  小惡魔卻覺得她可以輕易想像到,當屋內不能放時,魔理沙一定會把書隨意的丟落在屋子四周圍的畫面。

  她還想再問什麼,妖精女僕捎來魔理沙又再度光臨的訊息,打斷了對話。帕邱莉把臉從書本中抬起來,因而察覺到今天的陰冷。大圖書館在她的魔法保護之下,對於書本防潮這點做得非常好,但可不能保證其他地方的藏書能被這樣妥善保存著。

  帕邱莉向妖精女僕表示知道了後,叫住小惡魔:「麻煩妳去通知蕾咪。」

  小惡魔一頭霧水。「什麼事情得通知蕾咪莉亞大人?」

  「她欠我的事。」帕邱莉說。「也許妳馬上就得有整體圖書館的機會了。」

 

 

  「呦,我又來玩了咧!」

  帕邱莉繼續看她的書,理都沒理進圖書館的魔理沙。這是很正常的反應,但就剛好現在小惡魔不在,唯一會接待魔理沙的人也消失了,才讓場面看起來好像有點冷淡。

  「啊咧?都沒回應咧?喂!帕邱莉!」

  叫半天都沒反應之後,魔理沙忍不住的製造出一條小雷射,瞄準帕邱莉的臉頰噴過去。惡作劇性質而已,沒造成什麼真的傷害,只害得帕邱莉的讀書時光被打斷,姆Q一聲從書桌椅上跌下來。

  「不要干擾我唸書好不好!」

  「妳幹嘛都不理我咧。」

  「我只答應妳可以來這邊拿走妳想要的書,可沒說我就會理妳。」帕邱莉很快爬起身子坐回去。那本書在她被打倒脫手後自動縮得很小,而她又拿起時再度膨脹回來。「我很忙的,這個魔法理論很複雜,我得安靜下來才能好好思考,請妳不要干擾我的閱讀。」

  即使是動怒的帕邱莉,語氣聽起來也沒有什麼起伏。

  魔理沙注意到她手上的書。「那不是之前妳就一直在讀的那本?怎麼現在都還在看咧?」

  「我說過這理論很難了,不是看過一兩次就能懂的東西。」

  都這樣講就不得不讓魔理沙好奇了,連帕邱莉都看不太懂得書,那豈不是一個超有入手價值的情報,非常厲害的學問或者強大的魔法之類的嗎?

  小偷慣犯最受不了這樣的誘惑了。

  「要不要讓我來咧?搞不好給我看一下,馬上就能解決了咧!」

  「不行。」帕邱莉回答得又快又堅決。

  「回答得也太迅速了咧!為什麼不行?妳是擔心我太快就破解這本書,讓妳沒面子咧?」

  「我說不行就不行,不是跟妳鬧著玩的。」帕邱莉把書本一闔,放下。「這裡面記載了一個實驗,那是能夠讓這個理論完成的關鍵,但是它非常的危險,即使是我也沒把握能夠順利執行,所以才得用理解的方式去研究這個理論。」

  有那麼可怕嗎,魔理沙不禁這麼想著。

  「可是交給妳的話,妳一定會認為『有那麼可怕嗎』,然後擅自進行實驗的。」

  「喂喂喂,妳都這麼嚴正的警告我了,還怕這種事情會發生咧?」魔理沙挺起胸膛,自傲的說:「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珍惜生命的咧。」

  「是啊,妳只是曾經闖入到處都是死人的冥界,偷偷搭上火箭卻差點被困在月球,亂衝到地底結果差點被熱死之類的而已。」

  「可是我還是都活下來了咧,」魔理沙反駁。「拜託啦,就借我看一下,一禮拜就好,不然三天,我馬上就把書還妳──」

  「不行。而且不管是我有沒有允許妳拿書的情況,妳明明一本書都沒還過──」

  話還沒說完,又是一發雷射就這樣射過來,但這次帕邱莉早有準備,一個魔法陣防禦掉這個突襲,然後再擋掉另一發。魔理沙對帕邱莉一次展開了好幾段的攻擊,被接連的魔法陣抵掉之後,改變攻擊策略,換成採取大範圍的多層雷射,亂槍之下擊中不少書櫃。

  「糟糕!」

  帕邱莉凌空飛起,又詠唱了一個更大的防禦魔法。就再那一瞬間,魔理沙在沒停下攻擊的同時,立刻衝上前奪走擺在桌上的書本,還不忘追加一擊閃光對準帕邱莉。讓她即使能擋下攻擊,也沒辦法阻止魔理沙拿走書,一陣風一樣的消失在紅魔館內。

  聽到騷動緊急趕來的小惡魔,只來得及看到正在消去,因戰鬥殘留煙霧,還有被稍微搗亂的大圖書館。帕邱莉則是被嗆的咳了起來。

  「妳沒事吧!帕邱莉大人?」

  「咳,我沒,咳咳。」帕邱莉努力在斷斷續續的氣中擠出句子:「妳,咳咳,和蕾咪,咳咳,說了嗎?」

  「我才剛向她報告完,這裡就出事了。帕邱莉大人您──」

  「那就,好。」帕邱莉想辦法讓氣鎮定下來:「叫她,咳,動作快!」

 

 

  即使有點擔心這陰沉的天氣,愛莉絲還是選擇帶上幾本魔法書,還有一些她剛做好的小點心出門,最好能在下雨前趕到霧雨邸那邊才好。最近那個家裡蹲魔法使居然就這樣放縱魔理沙隨意進出圖書館內,使得那傢伙更加頻繁的往那裡跑了。誰知道那個連唱魔法都會喘的魔女在打什麼鬼主意,但用卑劣的計謀引誘魔理沙這種事可不允許。

  上海蓬萊隨著愛莉絲一左一右的飛行,順便幫忙拎著裝點心的籃子和書本。看這天氣動作得快點,要是真的下雨,害東西被淋濕就不好了。愛莉絲加快她的飛行速度往前,往前,到達了霧雨邸處,正準備敲門,卻突然在這時煞住動作。

  「嗚,這是……」

  警覺性和敏捷使她立刻摀住口鼻,倒退了幾公尺遠。即使是修練過魔法,讓身體比人類還堅固的多,這樣的氣體對愛莉絲還是具傷害性的。這不是自然就會產生的東西,愛莉絲依稀想起某個她放棄研究的理論,曾經提到過像這樣的氣體實驗。

  「上海、蓬萊!」

  她要人偶們把攜帶的物品交還給她,並火速的進入霧雨邸巡查,就在開門那一瞬間,愛莉絲又被這毒氣逼得倒退了一些。不一會兒,人偶們提著看起來完全昏迷,手上還緊握著燒瓶的魔理沙回來。

  當機立斷,雖然放著氣體不管有擴散的可能,但在龐大又物種繁雜的魔法森林中,這氣體應該會被中和掉。所以還是救人要緊,揹著癱軟的魔理沙,把她手上的燒瓶暫時放到籃子裡,用比剛剛更猛烈的速度飛向竹林那邊的診所。

 

 

  「真是稀客呢。好險送來的快,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但還得休養觀察個一陣子就是。」

  八意永琳說著。有著「月之頭腦」享譽的她,雖然帳面上的職業只是一個醫生,但她可沒有因此就看不出來因魔法而導出的痕跡。

  「她做了那個實驗了,對吧?」

  「我怎麼會知道?」愛莉絲說:「我到場的時候,她就已經昏迷在那邊了,我才急急忙忙的把她送過來治療。這傢伙平時就愛闖禍,誰知道是什麼原因。」

  話才說完,永琳走近愛莉絲,冷不防的對著她的臉頰捏了一把。

  「咿呀!妳做甚麼……」愛莉絲驚叫了一聲。

  「……到場?」永琳搓揉著剛捏完愛莉絲的手指:「……就像傳聞說的一樣,人偶般粉嫩又細緻的皮膚,一點中毒的現象都感覺不出來呢,怎麼可能在那種現場待過。再說,要是妳能全身而退,幹嘛還有把人送到我這裡治療的必要?」

  永琳搓揉了最後一下。「真是,連優曇華都比不上呢。」

  「要妳管,妳這個變態醫師。」

  「那我就不管囉,妳來照顧那個小偷黑白。我出門一下。」

  「妳要去哪?」

  永琳一下就飛出永遠亭外,愛莉絲想追上去,但又覺得不能放著昏迷的魔理沙不管,可是她沒有把握,萬一中毒現象突然開始惡化,該怎麼及時處理才好。

  慶幸的是永琳一下子又飛回來,口中喃喃自語。

  「……慢了一步呢。」

  「什麼東西慢了一步?」愛莉絲疑惑的問著。

  「我這種身體跟人類或魔法使都不同,可一點都不怕那樣的毒氣,所以很適合去收拾那種實驗的善後。我也想看看那個成果到底如何。」永琳惋惜的走到房間一角,拿出她的弓箭:「但我還以為包括我的病患,我是唯三個知道這情報的人,沒想到吸血鬼居然消息也這麼靈通。要是沒有像太陽這樣的弱點,她的身體抵抗毒氣也不成問題,況且速度也比我快多了。當時真該一起把這玩意也帶著的。」

  永琳撥弄著弓弦,發出憑空震動的聲音。一直壓低的雲層,這時終於開始下起雨來。

 

 

  愛莉絲並不是第一次造訪大圖書館,但她確實也不是像魔理沙那樣的「常客」。當然,態度上也是有禮貌的多,搬走一整個大書櫃這種事情絕對不會有,也不會用高速飛行在館內撞來撞去。

  這不包括她擺出難看的臉色,看得出來心情很不高興那一種。

  「原來是妳──」她狠狠的瞪著帕邱莉。

  帕邱莉用她一貫看似沒睡飽的眼神一瞄。「結果是妳。」

  此時會在這裡見面,代表兩人都曉得事情的大概了。帕邱莉利用某種方式引誘魔理沙進行那個實驗,趁著魔理沙昏迷之際,再讓蕾咪莉亞代為闖入拿走實驗成果。帕邱莉多知道一部分的事實是,也利用這個機會,把所有魔理沙拿走的書給通通拿回來。這是自從紅霧事變之後,圖書館再度沒有書本缺漏的一天。

  愛莉絲也有屬於她多知道的一部份事實。是她救了差點向小町報到的魔理沙,送她去給幻想鄉最好的醫生治療,還有……

  「妳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愛莉絲質問著。

  「真是失禮,我根本什麼也沒做,我還拼命的防禦以免讓那本書被奪走。」

  「魔理沙要是對付不了妳的話,也沒辦法輕易地闖入大圖書館。」

  「我也警告過她,這個實驗有危險性了。」

  「她不會聽的。妳從一開始就不該讓她知道這本書的存在。」

  「我不過就是讀我的書。我不想因為書本被奪走這種事情受指責。」

  「所以妳才會答應她能天天來這,順便看到妳在讀那本書。」

  愛莉絲動了兩下手指,上海就持著和她差不多大小的長槍,瞬間往帕邱莉那邊飛過去,直到長槍指著帕邱莉的眉間。再往前一公分,就會有血從那裡出來,沿著臉頰流到下巴滴落。

  那一公分就是愛莉絲和魔理沙的差距。

  「就算曾經身為人類,妳根本也不用強調都會派,也能讓人看出妳和魔理沙的不同嘛。」帕邱莉只這麼說。「就跟我一樣。」

  「也許我是和魔理沙一樣,也許我才不想被跟一個陷害好友的傢伙相提並論。」

  「她是小偷,不聽別人勸阻的小偷。不過,有一點妳說的對。」帕邱莉說:「妳不會說謊。妳從來不知道該怎麼好好說個謊,才會被說是傲嬌。」

  一旁的小惡魔緊張的看著這兩人針鋒相對,如果愛莉絲真的出手了,她就有保護帕邱莉的責任。她已經完全準備好了,儘管她知道實力上還差這兩個熟練的魔法使一截,但她是帕邱莉最好的助手,她可不想像上回魔理沙逃掉那樣,完全沒來的及幫上忙。

  但是愛莉絲放棄攻擊,收回了她的人偶。

  「那真是恭喜妳,實驗成功,妳這下總算可以突破那個理論了。」

  她轉身就準備要走,帕邱莉卻叫住她。

  「同樣身為魔法使的妳,不想知道實驗的成果嗎?」

  愛莉絲停下腳步,但只回答一句:「沒興趣」就又動身了。

  反正是背對著帕邱莉,她才看不到表情細微的奇妙變化。不會說謊,那乾脆連多講兩句都避掉。

  「說的也是,我本來就沒辦法告訴妳呢。」帕邱莉的語調仍然是那種寧靜中帶著一絲隱含:「成果大半都拿回來了沒錯,但卻缺了最重要的那一部分。也許可能是蕾咪的疏忽,但這疏忽還真是剛好,缺的完全就是最關鍵,彷彿就是有人發現事情之後特意藏起來一樣。」

  上海人偶再次向帕邱莉衝過來,這次帕邱莉也出手了,一個魔法陣把高速飛行的人偶擋下。上海撞得跌落下來,再起飛時愛莉絲已經離開了,連忙飛出圖書館緊追上去。

  「……還說是手動的。」帕邱莉說。

 

 

  永琳常說,治療過程中最關鍵的不是藥品,而是病人的意志力。這種話給一個甚至曾使人長生不死,沒什麼疑難雜症難得倒的醫生說沒什麼說服力。不過魔理沙確實是比預期恢復的還快,當她痊癒後得知救她來永遠亭的就是愛莉絲時,馬上飛往愛莉絲的那棟小屋去。

  然後她才從愛莉絲的口中得知,這一切都是帕邱莉算計好的,所以愛莉絲這邊根本沒有拿到實驗成果,東西都被蕾咪莉亞帶走了,包括從前魔理沙從大圖書館拿到的那些書。

  「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實驗非常成功,成功到製造出能讓一個魔法使暈死過去的毒氣。」

  其實愛莉絲有些嚇到,魔理沙居然才不到二十四小時的光景就出院了。

  「就別虧我了,這種事情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咧?」

  實驗成果都被奪走了讓魔理沙有些懊惱,她本來想著如果是愛莉絲拿的話還好辦,這人偶師成天習慣了對人偶下命令,反而不太懂得怎麼去拒絕別人的請託。但帕邱莉就沒那麼好說話,而且最後一次見面的印象還不太好,只是偷書的話用強硬的手段就可以了,但是為了問出實驗結果打倒她也無濟於事。除非她還保留著實驗成品,但機率不高,實驗完後就好好收拾收拾是好習慣,何況這又是個危險的實驗。

  「我還以為……」

  「嗯?」

  「不,沒什麼……」魔理沙有點像是和愛莉絲說話,又有點像是自言自語。「……我依稀記得我保留了一部分下來,好像是個燒瓶,還是玻璃皿之類的吧。不過我也昏過去了咧……真麻煩……」

  「對了,關於這點我可有事情要問妳,魔理沙。」愛莉絲說:「雖然妳昏過去了,可是妳有沒有看到那個實驗最終的成果出來?」

  「妳的問題好奇怪喔,愛莉絲。」魔理沙說:「妳都知道我昏過去了,我怎麼可能還會記得這麼多?」

  愛莉絲看似不諱言的說著:「那可是很珍貴的實驗,如果真的有人成功了,我當然想要知道結果是怎樣。」

  「那妳直接問帕邱莉不就好咧?」

  「我跟妳說過多少次了?妳為什麼老覺得我跟她交情很好──可以直接有求於她的?」

  「不是嗎?」魔理沙歪著頭說:「為什麼不是咧?」

  魔理沙有很多煩人的地方,對愛莉絲來說,哪一點都沒她從來沒搞清楚這個為什麼還煩。

  雖然這次她說對了,碰巧的。

  「吵死了,我又沒叫妳來,妳不要在這邊煩我,我還有好多人偶要調整,現在立刻給我離開。」

  說著就把魔理沙趕出屋外,雖然還是站在門外,一直目送著魔理沙飛到視線看不見為止。魔理沙是離開的挺快,畢竟這場景不陌生,愛莉絲常常就這樣突然脾氣上來就把她趕走。

  之後的事情才是重點。

  愛莉絲回到屋內,找出了那個點心籃子,帶上它。

 

 

  這再次印證了沒有破不了的謎題,只是需要些時間而已。

  當然愛莉絲不會承認,她只會說:「我是來送點心的。」這樣倔強的話而已。她更不會說因為她從魔理沙知道要護著那個燒瓶,了解那是實驗成果的關鍵,也懷疑了魔理沙其實已經知道實驗結果了才這麼做的。

  她還會反詰。「我並不同意妳的作法,除非妳有任何正當的理由。」

  只是帕邱莉不喜歡理由這個詞,它在書本,尤其是小說一類經常能見到。代表的常是掩飾與謊言。

  「比方說是為了整一個太莽撞的年輕魔法使,要她稍微能對這世界更尊敬一些?」帕邱莉這麼回答。

  「我不喜歡,但終究是個理由。」愛莉絲說。

  那才不是理由,不過愛莉絲接受就好。已經比預想的要再兜圈子了,這回就得搞定它。帕邱莉並不介意別人也知道研究結果,介意的是別人知道而她不知道。這點是愛莉絲也一樣,是有志於研究的魔法使都一樣。

  外頭起了騷動,紅魔館再次面臨到需要防禦偷書賊侵略的狀況。只是這次魔理沙只攻到大圖書館就得停下來,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比她資深,和另一位更資深的魔法使。

  「下次再來找妳玩咧,帕邱莉。」所以魔理沙當下決定在被皇家烈焰和爆炸人偶夾擊前撤退,尤其她才剛傷癒復出,這兩位的表情也看起來都像是會這麼做的時候。

  臨陣退卻,這是之前沒有過的。

  雖然她們更想做的是另外一件事,只是討厭被打擾而已。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帕邱莉說。

  「我帶了一些點心,比不上咲夜的手藝就是了。」愛莉絲說。

  儘管平常總是為了一些事情的優先權而有所爭執,但誰都知道,這兩位魔法使才是比較相似的。同極相斥的她們都不是人類了,她們都還學習著怎麼拒絕和答應,她們都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存在。

  同時拉攏一個人類,又同時拒絕。就跟這項研究終將是被三位魔法使一同解開一樣,非常公平。

  破解了一道難題終究是可喜的。魔法也好,而不一定是。

  世界上充斥著如此的莫名其妙,而我們必須學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科科任 的頭像
科科任

科科任的棒球宅窩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